说一说关于录课文的事

好长时间不更新这边的博客了,今天,终于决定过来写一些闲散的文字。


这几天一直忙着录学生课文,虽然咳嗽依然,可是,不知道哪里来的热情,依然忙里偷闲,坚持带病录制,希望我的音频能够跟上老师上课的步伐。杜鹃是声声啼血,用我音频的老师们可能不知道,我近期录的那些课文其实也是字字艰难的——有时候,录几句咳一声,有时候,录一句咳几声,然后,把录好的波形文件回过头来听,把尖利的咳声去掉。#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这次的咳嗽困扰我一月有余了,年前挂水用药几乎没停,却一直未见好转。年后,我也从以前的积极治疗变成现在的消极抵抗——不再挂水,不再用药。当然母亲还是执著地用各种她所认为有营养的汤调理,并且听说什么止咳,便买回家来炖着给我吃。


也许是老了?也许是体质太差了?以前的感冒,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好,吃一些感冒冲剂就能治愈,不像现在,感冒还得和咳嗽双出双飞,而且非得挂水才行,有时候,挂水也不一定很快就行。


左眼皮老是跳,也一月有余了吧?我甚至迷信地想,我这次会不会就能咳死呢?如此说来,我录的这些课文的音频都是遗作了。呵,老师们听了不要害怕哈。


老公责怪我对这件事的过于投入。事实上,也真的没有一件事让我如此重视和认真过。因为没做成老师一直是我隐隐的遗憾,现在忽然有这么一个机会,让我虽然不做老师声音却能进入很多课堂,这委实让我很激动。而且,知道语文老师就是跟字词打交道的,怎敢怠慢?而且如果放给一个班的孩子听,同时接收的就是几十双眼睛的审判,怎敢松懈?再者,音频一旦传播出去,错误将是永远的错误,不可更改。


老师们听到的我的每一篇课文朗诵,程序是这样的:先是熟悉文字,逐个看过来,拿捏不准的字用红笔圈起,然后再查词典核实。然后去电台录,因为不想在电台熬太久(主要是太黑了不敢一个人回家),一次性地录几篇,录完回家再逐字对照课本听,遗憾的是,每篇课文都要有一两处错误,然后次日再回到电台把错处重读,接着就是配乐的问题了。而在所有的环节中,配乐是最让我头疼的。有时候音乐倒是挺相宜的,但是文字速度又不太合拍了,要一句一句地剪辑,拉长或缩小间隔。我看有的老师在我博上留言,问我传上博客的《雨巷》在两种不同的音乐背景下朗诵时,哪一种更能走进诗的意境?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的每一个音频都不是配乐朗诵。都是先静静地读文字,录完后再找相符的音乐来配。还有的老师问我配乐在哪找的,其实,我的很多配乐都有我自己后期处理过的痕迹,配上文字后,有不相符的音素都被我剪掉并且重新合成过了。


几年前,我才到电台做文学节目时,每一篇文字都必须先找好音乐,然后再跟音乐同期录制。缺了音乐读起来便觉得干巴巴的。后来发现这样做节目很麻烦,再说也逐渐适应了没有音乐的朗读。没有音乐,照样也能读出眼泪或笑声来,包括在网上点击率很高的两首诗歌《妈妈,我等了你二十年》和《孩子,来世再与妈妈续缘》——当然,如果表演就是另一回事了,配乐朗诵当然会比没有音乐更能读出情感。


你看,跑偏了,说录制过程的,怎么重点放到配乐上来了呢?我说话也会跑偏,写文章也会跑偏,看来,我就是个爱跑偏的人。


不知怎么的,近期心情特别不好,也许是因为咳嗽久不见好吧?也许是因为连日来阴雨绵绵的天气吧?虽然今天的太阳终于那么灿烂。


今年从正月初四开始阴或者雨,一直到昨天开始,终于见到太阳。中午骑车到班上,一阵风吹到脸上的时候,居然有了凉爽的感觉——是的,就是凉爽。同样的风,到了冬天,吹在脸上,却是寒冷。


今天听说温度很高了,上班的路上,眼里的女人因为衣服穿得单薄或艳丽了,明显妖娆很多。街边的树也开始抽芽。一切都变得温柔可人起来。可是,我却依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我是坚信春要捂的。


春天来了,让一切都好起来吧!


哦,差点忘了感谢鹃子了,每次我的音频一给她,总是在第一时间就给传上去了。正如我对她说的,哪怕一篇课文只有一个老师下载,也不枉我白辛苦一场——何况这次,每一篇的课文录制真是相当不易的。当然,最最感谢的是下载我音频的老师,感谢你们的认可!谢谢!谢谢!!


 

纪云梅课文朗诵:《雨巷》—–戴望舒(歌曲背景音乐)




顾名思义,配乐朗诵,音乐一定要配得好才行,不能因为乐在前,诵在后,就说音乐比朗诵重要,但是,即便你朗诵得再好,音乐不配,也能把你的朗诵给生生地糟蹋了的,那样,还不如不要音乐。


每次录课文的时候,朗诵对我来说相对轻松,但是,配乐总是让我很头疼。而且我都是先读文字,后配音乐,所以,意境相投的配乐更难找一点。有时候,为了找一首背景音乐,听得我都麻木了。绝大多数情况下,还得剪辑。很多音乐我都动过手术。


我知道,《雨巷》在网上有很多朗诵版本,我找了一首很多人都在用的纯音乐《此生不再》来配,也找了一篇同名的歌曲来配,您来听听,哪种效果更好一点呢?#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这次给鹃子寄了十几篇课文,拖了很长时间,其实文字早就录好,但是,就是定不下心来做音乐后期,后来终于下定决心,熬了两个夜,于是你们听到了我的这些课文朗诵。


朗诵这门艺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除了普通话好是硬性条件外,还有基调得把握准,除了这两样,别的很难界定。很难说这个朗诵是最好,这个朗诵差极了。所以,我不知道我的朗诵经过您的耳朵后,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希望能得到您的听后感哦!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 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 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 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 独自


  彷徨在悠长 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纪云梅课文朗诵:《雨巷》—–戴望舒(《此生不再》背景音乐)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 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 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 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 独自


  彷徨在悠长 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