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小画书

几天前,邻居家的孩子拿着几本小画书在我儿子的眼前晃,希望通过小人书换得儿子手中的水枪,儿子无动于衷,我却一下子两眼放光。

有多少年没见过小画书了?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古旧的场景倾泻而来……

那条狭长的小街,摆着至少两三家画书摊,像巨大的讲义夹,一条条长橡皮筋将一本本小画书固定在其中,那么多的人物便在里面静候别人与他对话。看一本书要2分钱。现在已经忽略不计的2分钱,那时候却被我们当宝一样。#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老是看画书,便慢慢地积累了一点经验,逢到摊主生意特别忙或特别清淡时,你可以多站在讲义夹前一段时间,略略地翻,飞快地看,竟也可以了解其中的大致情节——于是心里便有小小的欢喜,这本书我没花钱就算是看过了的。当然站的时间也不能过久,摊主会不耐烦地冲你喊:你有钱没钱啊?这时再飞快地递上早已攥在手心里,已经有点微湿的2分纸币,摊主便会没了脾气,任由你再翻一会儿。于是,再精心比较一下画书的厚薄,猜测一下同样厚的书哪本会更精彩。终于摊主撵着你坐上长凳时,全部的心情便跟着手中的一页页黑白图画和文字翻飞。那时候只有八九岁的光景,字也学得没有现在的孩子多,但是,连蒙带猜,每本书都会看得很彻底。结局如果没有想象中的精彩,心里便会痛惜2分钱花得不是地方。

小人书哪怕只有2分钱一看,也不是每天都可以看的。但是也有奢侈的时候。有一次奶奶做生日,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奶奶不知是兴奋还是怕我在家里闹事,居然塞给我两毛钱,对我神秘且慈祥地一笑,说去看小画书吧。当下我的心便“咚咚”地狂跳起来。拿着两毛钱一溜烟就奔到了书摊上。我像是一个贫困户突然中了大奖,激动得有点不知所措。我站在书摊前,一会儿翻这本,一会儿翻那本,慌乱之中有的书还掉下了地。摊主显然非常不高兴,朝我翻了几次白眼,直到我向她晃了晃手中的两毛钱,她才露了笑脸。那天,我一口气看了七本书,结果摊主漏算了一本,少收了我两分钱,让我原本就很好的心情又多加了一份喜悦。

不知从哪一天起,小画书就渐渐地淡出了我的视野,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想不到,邻居小孩的几本小画书让我一下子就回到了二十多年前,曾经的过往还是清晰如昨:那条古旧狭长的小街,那个圈成长方形的画书摊,还有早已作古的奶奶递给我两毛钱时慈祥而又神秘的笑……

儿子当然不会在乎那些小画书,在他和邻居家的孩子眼里,小画书当然比不上水枪重要。只是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小画书曾经是我们那个时代的童年最大的乐趣和享受啊!